面向构筑种子提案新小型紧凑城市

序言

伴随着人口减少以及高龄化,日本社会构造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大家都非常清楚我们所居住的城市的应有状态如果也一直与成长期相同是不行的。实际现状为地方城市正在衰退,大城市也无法阻止少子高龄化的浪潮。像我们这样对城市以及建筑进行提案的人们,对这样的状况是无法袖手旁观的。

因此我们认为要对今后的城市・建筑进行思考,要对新城市的应有状态进行提案,这也是设计事务所的使命,职责和义务。

作为使命之一、佐藤综合计画实施被称为种子提案的社会贡献活动。这次所提议的正是我们所面对的关于城市的问题。现在的目标是从新视点重新审视小型紧凑城市构想。小型紧凑城市构想是所提倡的一种城市再生形式。

在提案时,要先把握给予城市较大影响的社会的应有状态,有必要探寻面向构筑新小型紧凑城市的前提因素。

社会的变化

进入到21世纪,由于IT技术的发展从工业社会变化到了信息社会。在这样的信息社会中,一边要受到全球化的影响,一边还要受到日本所特有的社会以及经济形势的影响,形成新的社会构造。用句老话来说,就是日本从成长社会进入到了成熟社会。要对应人口问题以及人们从对物质丰盛的关心变化到了对心灵富足的关心,还有与此相关的产业构造以及生活方式、地区社会的变化等都可以说是这个现象的具体表现。

当中的人口减少是哪个近代社会都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我们至今对此还无法提出有效的对策。预测2040年主要大都市圈以外的一大半市町村的人口会减少到现在的75%程度。另外少子高龄化问题也相当深刻。

日本是世界上高龄化率最高的国家。高龄化所致家庭结构的变化绝对会改变地区社会以及居住的应有状态。

另外世界一体化一直在扩大,但地方信息的共享也随着信息社会的发展而前进。为搞活地域社会,有必要让扎根在地域的产业更加昌盛繁荣。

就算在成长社会对‟物质的丰盛”‟财富均等富饶的社会”的强烈憧憬也已经淡薄,而追求‟心灵的富足”‟活出自我的幸福状态”的生活方式已经渗透。

在这样的状况下,城市构造也失去了只是物质丰盛的必要。能心灵富足地生活的城市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在人口减少之中,城市没有必要更加扩张。我们认为小型紧凑但能舒适生活的城市构造将会越来越重要。

现在人口减少被作为人口重荷(负荷)来讨论的较多,但作为成熟社会认为应该转换思维,把人口减少看作是社会成熟的一个阶段。

成熟社会的‟关联”与构筑小型紧凑城市的背景

成长社会的城市是以拆旧造新的思路为基础,无计划地扩展化造成急速地向郊外扩散。但开始人口减少后在扩散的都市中产生了大量的没有人住的空隙,也就是空房。在成为海绵状的城市,要维持公共基础设施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现在无法对应社会以及产业构造的变化而失去活力的城市层出不穷。叫喊在2040年将会有900个左右的市町村消失的危机状况。
今天衰退的城市的共同课题,
能够列举出①中心市区丧失繁华、②郊区居住地空洞化、③维持城市功能的负担在增加、④公共交通机关难以维持等。

现在以1998年旧城市建设3法为开端,在2006年修订了这城市建设3法还导入了各种制度,但还没有得到充分的成效。

以前城市规划师凯文·A·林奇《城市意象》(1968年)明确了视觉认识城市的五个元素。我们把当中的‟节点”作为较大的参照概念。并且市民运动家简·雅各布斯的分析城市的《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1961年)中对城市的分区主义进行了严格的批判。我们一边要把这样从居民视点发出的批判放在心上,一边还要检讨符合今后时代的城市的应有状态。

面向构筑新小型紧凑城市

小型紧凑城市并不是一定只是追求交通以及城市功能便利性。要成为适合今后时代的‟健全城市”、能一边在全球化中容许‟多样性”,一边一定要成为‟灵活”‟舒适”以及‟能小型紧凑地生活”的城市。

我们规定新小型紧凑城市为一边拥有以中心部和周边部的自立与协作之间的关系均衡的灵活城市构造,一边中心部(节点)所拥有的充满个性的城市功能(层次)多层重合、并表面化,以徒步为中心的能小型紧凑地生活的城市。

另外自然在城市中,由于开发被破坏被消费。现在的城市有部分很难说是与自然共存。但是本来自然和人类,还有城市应该是一体的。我们认为在迎接成熟社会到来之际,城市有必要再次与绿化以及水的自然亲近。

在这样的认识基础上,我们实施3个提议。

思考与新自然共生―隅田川种子提案

提议构筑强化了水(川)、绿色自然和城市的关系性的自然城市。特别把焦点聚集到可以说是东京象征的隅田川上,检讨让自然回归城市的方向。

从河流上看到的美丽街景,以及乘坐本身就很愉快的交通等,给予城市新元素(ELEMENT),构想把隅田川流域的5个区域用船运网链接的新副都心‟隅田川副都心”。

特别是两国区域,JR和地铁,还有船运的车站相交,是具有较高潜力的区域,提案两国地域为繁华热闹区域的计划。

思考新生活方式―健康护理城市构想

生活在城市,健康是基础。着眼‟健康”,与再次搞活中心城区的策略一起,对城市的应有状态、建筑方式进行提案。

中心城区直径800m范围设定为步行圈,汇集城市功能。区域外周部设定绿色地带,使其具有环游性。

尝试了对某个地方都市套用健康护理城市的概念。希望着眼‟健康”,让城市所拥有的多种功能联手合作,让生活质量丰富的城市得以实现。

思考新城市构造―接合城市构想

分析作为各个地域所拥有的各种功能相重合的城市构造,把至今的树木状城市构造转换成环状城市构造,提议新城市骨干构造的应有状态。

认为城市节点(结节点)是由各种层次构成。通过分析这样的层次、给予所需元素,从而得以产生出新的繁华。